跨省游重启两月,旅游景区怎么样?

跨省游重启两月,旅游景区怎么样?

品牌新闻haixia0042020-09-15 11:23:301560A+A-

  山东济南九顶塔景区:

  恢复速度加快,迎战“十一”

  本报驻山东记者 苏 锐

  九顶塔中华民族欢乐园(简称“九顶塔景区”)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南部山区的柳埠镇,是一处集中华民族风情展示、风景名胜体验、游乐探险等于一体的大型原生态文化旅游区。

  今年7月跨省游恢复以来,九顶塔景区抓住时机,一方面积极做好疫情防控,另一方面推出诸多特色产品与服务。“7月中旬至9月初,景区门票收入约为230万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6%。”九顶塔景区副董事长庞超告诉记者,目前跨省游给景区带来的利好态势正逐步显现,景区效益恢复的速度在加快,他们对旅游市场的未来依然充满信心。

  9月5日是济南市中小学开学后的首个周六,上午10点,九顶塔景区西门停车场人声鼎沸,超百辆汽车停满了停车场,还有些车只能停在更远处。景区安检口的工作人员除了检票,还要认真查验游客的电子健康码。

  聊城百事通国际旅行社导游栾德祥这天正好带一个老年团来这里。“我们这个团有20多人,是散客组团。团员都是老年人,退休在家没什么事,相约到九顶塔景区来体验不同民族的文化。”栾德祥说,跨省游放开后他已带了六七个出省团,多是山东周边的河南、安徽等地,总体感觉是“久违了的消费冲动”。他还说,跨省游恢复的前提是对疫情防控的信心,但也不能否认,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是一个逐渐消减的过程,指望市场一下子恢复不现实。

  “7月中旬跨省游放开,时间点很关键。”庞超表示,恢复跨省游正好与暑期高峰叠加,因此过去一个多月景区整体效益不错。7月15日至9月4日,景区共接待游客约2.6万人次,其中散客约1.8万人次、团体约0.8万人次,团体中省外游客约为1200人次,占比15%。“跟疫情暴发之前相比,外省团的人数比例确实下降了。”庞超说,以前景区全年接待的团队游有近一半是省外游客。

  对于跨省游放开后省外游客数量没有很快恢复的原因,庞超分析,主要是疫情给全国各地景区带来了影响。各地政府为了促进本地消费和经济发展,普遍鼓励本地市民游览本地景点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游客出省旅游的积极性。加之疫情防控目前仍不能松懈,很多民众心里多少有所顾虑,也不愿出远门。

  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后,国家和山东省、济南市等各层面出台了很多促进旅游业发展的政策举措,并为企业减免了部分税费和保险支出等,这缓解了旅游企业的经营压力。“疫情导致一些景区没有收入,这是事实,可景区也不能光依赖政府,要用多种方式自救。”庞超同时建议,政府的一些扶持政策要更具体、更有针对性。比如,这几年山东举办文旅惠民消费季,对景区门票进行补贴,效果非常好,刺激了游客的出游热情,希望这种门票补贴活动能形成一个长效机制。

  跨省游放开后,九顶塔景区一直在尝试创新演艺产品,山东部分国有文艺院团也曾主动与景区接洽,但是效果不太好。“每一个景区都有自己的特色和游览主题,不可能什么样的产品都能加入,这存在磨合的问题。”庞超说,目前景区游客的数量、整体效益恢复的速度越来越快。九顶塔景区最近正加紧推出新产品,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国庆假期。

  广西巴马景区:

  逆势增长,呼唤“候鸟人”归来

  本报驻广西记者 郭凯倩

  “世界长寿之乡”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以山青、水秀、洞奇、物美、人寿、民淳等特点为长,吸引着大量游客和“候鸟人”前往。今年疫情发生后,巴马旅游业遭遇重创。如今景区渐渐恢复了人气,尤其是7月14日跨省团队旅游恢复,让巴马旅游迎来新的曙光。

  “巴马旅游如今实现了逆势增长。”河池市旅游协会会长李美孝告诉记者,熬过疫情寒冬,巴马游客接待量自5月中旬起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,尤其是跨省游恢复后。全年游客接待量有望增长30%。据统计,巴马7月共接待国内外游客近90万人次,同比增长16.8%。

  “好靓啊!”来自广东广州的冯阿姨一边惊叹百魔洞溶洞的神奇美景,一边举着相机“咔咔咔”地拍照。疫情后的第一次出省游,因为“价钱合适”“慕名已久”“山青水美洞奇”,巴马成为冯阿姨的首选目的地。

  百魔洞是巴马的经典景区,也是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后巴马最先恢复人气的景区之一,目前每天有四五十台旅游大巴满载游客而来。“开始时全是广西游客,跨省游恢复后外省游客渐渐多起来。”百魔洞景区负责人舒明波介绍,景区现在每天接待六七百人,已经跟去年同期持平。

  舒明波认为:“能这么快恢复人气,得益于景区早早推出了促销活动。旅游重启后,景区第一时间响应‘广西人游广西’‘河池人游河池’‘巴马人游巴马’等活动,对广西及区外游客实行半价甚至更低的门票优惠政策,吸引了大批游客和旅行团。”

  “候鸟人”的回归晚于游客。巴马约有11万名“候鸟人”,百魔洞因为有地磁,是“候鸟人”聚集得最多的地方。只要办张月卡,就能天天到洞里的磁疗区静养,导致磁疗区一座难求。“往年我们每月月卡能卖出800余张,但现在只能卖出不到500张。”据舒明波观察,目前到巴马的“候鸟人”大多是云南、贵州等地的,主力——东北“候鸟人”要9月之后才会回来。

  作为广西巴马寿乡旅游股份公司的一名地接导游,覃丽今年上半年不好过,她说:“7月之前,我一直在家休息,每月只有几百元的生活补贴。”由于之前只恢复了区内游,许多区内旅行团没有地接需求,所以巴马大量的地接导游都如覃丽一般无活可干。直到7月中旬,覃丽才接到第一个团。虽然游客量增长很快,但覃丽的业务量远远不足。往年覃丽一个月要接四五个团,今年8月只排了3个团,这让她有些发愁。据河池市旅游协会透露,目前巴马区外游客量仅恢复六成,远未达到往年正常水平。

  巴马是广西第一个走向区外做旅游推介的县。李美孝告诉记者,7月至今,他们已经走进云贵川等7个省区开展推介会,计划将走完21个省区市。

  7月19日,首批跨省旅行团到达巴马,来自陕西、广东等9个省市的近3000名游客在巴马感受了别样的健康之旅。“疫情是‘危’也是‘机’。”李美孝说,如今人们更加注重健康和养生,国内大健康养生游市场迎来爆发期。

  虽然门票大幅度降价会给百魔洞的营业收入带来很大影响,但舒明波并不着急:“今年的利润肯定比不上去年,但我们把游客吸引来了,这能够带动周边产业链的恢复,这比利润更重要。”舒明波说,随着游客的到来,周边吃“旅游饭”的村屯也逐渐有了起色,景区周边兜售土特产品的村民也多了起来。

  暂时的让利固然会摊薄企业的利润,但盘活了更多旅游资源。据悉,当前河池市提出了“巴马+”概念,以巴马的优势规划多条旅游精品线路,以此提升全市的旅游层级和巴马旅游辐射带动作用。“以点带面,连线成片,最终才能充分发挥巴马长寿养生国际旅游区的作用。”李美孝说,巴马旅游未来可期。

  河南红旗渠风景区:

  自由行和定制游正发力

  本报驻河南记者 陈关超

  暑假期间,河南安阳红旗渠景区的团队预约持续升温。来自河北、山东、山西、江苏、天津等省市的游客热情高涨,在全面开放的第一时间选择打卡“人工天河”红旗渠,学习感悟红旗渠精神。来自河北省的一名游客告诉记者,“解封”后的第一站他就和家人到了红旗渠。

  疫情给红旗渠景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。据红旗渠景区相关负责人介绍,自1月24日闭园,景区春节黄金档各项活动取消、游客清零,旅游景区节前投入、维护成本、人员工资、社会其他支出等问题凸显,带来直接营收损失超过2000万元。

  随着跨省团队旅游的放开,安静的景区恢复了往日的热闹。当前,红旗渠游客接待量已经与2019年同期持平。把跨省游恢复前后一个月进行对比,游客数量增长84.2%,收入增长84.23%,游客预约势头迅猛,全面助力产业复苏。景区继续贯彻落实“限量、预约、错峰”的要求,让广大游客享受安全、舒适的旅程。

  “跨省游恢复之后,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游客的热情,现在每天接待团队数量不断攀升,我们也正式开启忙碌模式。”河南康辉国际旅行社的一位导游介绍,在过去的6个月里,他们在专业技能、讲解服务等方面进行了培训,期待用更贴心、更优质的服务迎接游客的到来。

  “跨省游重启后,红旗渠景区收益和预想的消费还有差距。通过团队出游的客人很少,自由行和定制游成了主流。”红旗渠集团相关负责人栗攀介绍,原因之一是各地对暑期学生出省的限制,而红旗渠风景区作为全国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、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、全国研学旅游示范基地,客群多为中小学生。

  红旗渠是红色景区,景区内二次消费项目少,对门票依赖性强。红旗渠风景区现在执行“迎客入安”门票五折优惠政策,还策划各种优惠活动,所以收入同比降低。“景区自身应增加多元化项目,转变经营模式。除此之外,政府的帮助和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”栗攀呼吁,相关部门要加大对景区的扶持力度,激发市场活力,推动文旅复苏。

  在感叹疫情对旅游业巨大冲击的同时,栗攀认为,粗放价格战式的旅游发展模式已经过时,“靠山吃山”单一拼资源的时代也将过去,未来,提升景区旅游影响力和吸引力的关键是生活方式的打造。

 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苟自钧认为,在当前疫情防控未完全结束的情况下,各景区要做好兼顾防疫、控制客流量和增加经济效益这三个方面的平衡。疫情既是旅游面临的危机,又是旅游提质升级的时机。各地和景区应该在公共服务和旅游服务两个体系上下功夫,打造美好、安全、舒心的旅游环境,增添有趣的、有特色的旅游服务,使创建的旅游品牌名至实归,让游客有满满的获得感。

 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:

  景区人气高涨,旅行社相对冷清

  本报驻四川记者 付远书

  8月14日,携程发布的《跨省游恢复满月人气报告》显示,四川成都是最受欢迎的出游目的地城市之一。从出游热度看,成都成为暑期旅游西南地区的“人气王”,这得益于提前谋划的六大主题暑期精品旅游线路。其中,金沙遗址博物馆作为“暑期研学游”路线的重要一环,在7月19日至8月18日接待游客超过8万人次,同比上月同期增长约126%,逐步恢复往日生机。

  作为古蜀文明的重要遗址,金沙遗址也是成都城市史的发源地。在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出土了上万件珍贵文物,包括金、铜、玉、石、陶、漆木器及象牙等,揭开了古蜀王都的神秘图景。其中享有盛名的太阳神鸟金饰,其图案被确定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和成都城市形象标志的主图案。

  为重振旅游市场,7月19日上午,成都市跨省团队旅游在金沙遗址博物馆宣布重启,发布了包括“暑期研学游”在内的主题文旅线路。在10条推荐线路中,金沙遗址博物馆与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、熊猫绿道等并列一线,为省外游客串起一条尽享成都历史与自然两大名片的绝佳线路,为接下来一个多月的复苏做好了铺垫。

  “暑期游、研学游,都安排上!”8月9日,来自陕西西安的王青、林凡、廖杰等5人顺着东郊记忆、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、西村大院的暑期路线来到金沙遗址博物馆参观。在当天的行程中,5名小伙伴不仅面朝金沙祭祀遗迹畅想成都的城市源头,还与太阳神鸟金饰、黄金面具、十节玉琮等镇馆之宝面对面,探秘古蜀人源流四方、包容开放的精神世界,感受古蜀王国万物有灵的自然生态景观。“到处充满神秘感,跟我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”林凡说。

  除此之外,为丰富研学内容,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与大足石刻研究院联合举办的“天下大足——大足石刻的发现与传承”也于8月16日正式开幕。此次展览通过大足石刻研究院藏60余件(套)宋代至明清石刻艺术精品,向暑期游客展开一幅石刻艺术与世俗生活的生动画卷。古蜀与大足在金沙相遇,向游客展示成渝双城文化之美。截至8月20日,该展览的观众已突破1.5万人次。

  “除了升级服务内容,跨省游恢复后,我们立即恢复了夏令时开放时间,周一不再闭馆,周末执行延时开放,博物馆人气也因此持续高涨。”据金沙遗址博物馆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,博物馆的日接待游客已从3000人上调至5000人。如今,在园区和展厅中常常出现夏令营、研学团、亲子家庭等团体游客的身影。

  相比文博景区的高人气,旅行社却没有因此迎来它们期盼的“报复性”消费。

  “今年的暑期游和往年有很大的不同,业务少得都不用花钱印新的宣传单页了。”四川青旅总经理助理黄琴透露,自7月恢复跨省团队游至今,四川青旅大部分分支机构、网点尚未恢复正常营业。从已经恢复经营的门店看,发送的出省游客仅是去年同期的两成左右,营业额也只有去年的17%左右。

  对于个中原因,四川携程有关负责人分析,在旅游目的地的选择上,用户主要倾向于风险较低、优惠力度较大的目的地。此外,受疫情影响,很多家庭团体游出于安全考虑,尚处观望中。有业内人士提出,我国部分地区出现的疫情反复和部分公司、学校对员工、学生出游的严格限制,也是制约旅行社业务快速复苏的两个要素。

  即便如此,从全国来看,成都乃至整个四川仍然走在旅游业复苏的前列。记者了解到,为吸引省外游客来川旅游,成都各大景区推出了一系列优惠,例如金沙遗址博物馆、武侯祠、杜甫草堂对符合条件的游客实行半价优惠或减免政策。针对旅行社目前的困难,金沙遗址博物馆在8月24日后与成都相关旅行社合作,推出团队游优惠政策。针对签约旅行社20人以上的旅行团,讲解实施五折优惠,门票九折优惠,观看4D电影还可享受八折优惠。

  未来全省旅行社如何迎来行业复苏的春天?四川省旅行社协会会长王兆学给出了建议:“降成本,练内功,多一些创新思维和跨界合作,满足大家对美好生活的需要。”
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华夏品牌网整理呈现,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!如对内容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,谢谢!
qrcode

华夏品牌网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中国优质品牌促进发展工程 All Rights Reserved

监督举报电话:130-1111-5527 电子邮件:news@chinapp.cn
网站运营支持: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商业模式研究所品牌管理中心 北京华夏品质品牌管理中心  京ICP备19024269号
办公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45号院2号楼 邮政编码:100053


Powered by Hxppw Themes by hxppw.com.cn
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留言建议| 网站管理